首页 | 玄幻奇幻 | 武侠仙侠 | 都市生活 | 军事历史 | 网游小说 | 悬疑灵异 | 科幻末世 | 穿越重生 男频小说 女频小说 阅读历史
您当前位置:墨红文学 -> 武侠仙侠小说 -> 盛世蜜婚 -> 第420章 她的身世

第420章 她的身世


墨红文学 www.mohobooks.com | 作者:化蝶飞沧舟 | 发布:2020-05-23 18:01:04
    G大百年历史博物馆站,白展辰随着到站学生下车,耳边女生叽叽喳喳小声议论的花痴声传至耳边,让他只觉烦之又烦,特别是一转眼,他尾随的那道身影居然不见了!

    蓝眸一紧,白展辰的视线从前方蹦蹦跳跳的大一男女生头皮上一一扫过,均未扫到那一道熟悉的倩影。

    踌躇慌乱间,一道清丽的声音已然响起在身后,夹杂着七分戏谑,三分疏离。

    “你是在找我么?”

    “不过,跟了我好几天了,你不累么?”

    惊愕间,白展辰仓皇转身,身后,封蜜笑盈盈的睨着他,翘起的嘴角,有着少女最调皮的弧度。

    联想到封蜜话语里深意,饶是白展辰装出几分镇定,依然有些许狼狈,“蜜蜜,我不是,我……”

    他的解释既苍白又无力,特别是封蜜那葱白指尖随意的指了指右手边百米处,白展辰才真真是尴尬至极。

    “不要告诉我,那边停着的那辆宝马X6不是你的车?”

    那翘首以盼的黑衣人并非他的下属?

    实则,早在那天在尚世赌场碰见白展辰,她就有几分怀疑,直至后来每次出门抑或是偶尔在阳台上总能看到老墙树影下的车身,而今天她原先也不曾察觉他在跟着她,直到听见那一群女生的议论声,她留了几分心眼,没想着居然真是他。

    破天荒的在白展辰面上见到如斯尴尬的神情,封蜜蓦然收了笑容,仰头直视着后者的蓝眸严肃道:“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谈谈吧。”

    G大对面,咖啡馆,旧日时光。

    早春四月,十点的阳光暖暖直射,从落地玻璃窗面倾泻而下,像是一片被倒影在透明湖面上的金黄,交织着白的银的灿芒。

    她的视线往下,是咖啡桌木质桌面上那被刻印的复古钟表表带,是那一圈一圈的年轮,刻画着时光与青春的一去不复返。

    就如同,咖啡馆门前那一座小型喷泉,喷泉池边那三四只扑棱着雪白翅膀的白鸽,因为路人的惊吓,扑着翅膀飞远了。

    封蜜给霍行衍去了个短信,抬眸,侍应生已然将咖啡送了上来,说了声“请慢用——”便静静退下了。

    封蜜点点头,目光直视着对面同样一瞬不瞬盯着她的白展辰,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瞳孔里倒映着彼此的面容。

    封蜜瞳孔底白展辰那纯正意大利男人坚毅极具荷尔蒙气息的男人面孔,那修剪整齐的寸头早已长出一截黑发,他的脸上,似乎有几分激动隐忍;而白展辰的瞳孔里,封蜜那张与他有五分相似的混血儿面孔,与白书瑶有七分相似的中国女人柔媚的面容,她的面上,只余沉静。

    咖啡浓郁的香气混合着奶味飘散在鼻尖,氤氲的白色蒸汽里,是封蜜一张一合的唇瓣,轻飘飘的说出足以惊破空气的话语。

    “我知道,你是我的亲人!”这是她开口的第一句话。

    而她开口的第二句话是,“想必你应该也清楚,我并没有任何认回我的亲人的想法,也许,你想告诉我我的亲生父亲是谁,然而,我并没有任何兴趣!”

    的确,她早就知道她跟白展辰有血缘关系,她早就知道,但,她如今的生活风平浪静,封蜜并不想有任何能打破她生活的事发生。

    “蜜蜜——”

    或许白展辰一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幕,然而他还是有些心痛,那墨蓝色的蓝眸灼灼的盯着后者,他的眼底尽是痛楚,“……蜜蜜,我是你的哥哥。”

    “……”尽管有几分诧异,封蜜依然选择了沉默。

    哥哥?这个答案在她的意料之中。

    “蜜蜜,”白展辰许是想唤起她对亲情的渴望,他那般难过的看着他,一句句述说着,“我知道,你是在怪我们,怪我们没有早点找到你……可是蜜蜜,当年父亲根本不知道母亲有生下你,特别是那段时间,家族动荡,父亲不得不赶回意大利……等到父亲想回中国找母亲,母亲却不见了……这些年,为了寻找母亲跟你,父亲他……”

    白展辰想到那个日渐老去的男人,一辈子终身不娶,结果得到的却是心爱女人已经死亡多年的消息,这世界上最悲痛的事或许也不过如此。

    眸露诧异,虽然白展辰的语言很零碎,但封蜜依然从这零星言语中拼接成了一副又一副故事画面,黛眉微蹙,封蜜紧皱着眉心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通过白展辰的讲述,封蜜知道了她的身世,白展辰是她的龙凤胎哥哥.

    虽然封蜜很难相信白展辰居然与她同年,毕竟从他所做的那一系列的事件而言,谁都不能相信他居然还是个未满20岁的少年,封蜜归咎于意大利风气开放跟白展辰的早熟。

    而他,则是savia家族的大少爷,也是savia家族的下一任继承人,而她的父亲,则是savia家族的荣誉族长,艾蒙。

    封蜜并未听闻过savia家族的事迹,不仅仅是以封家在B市作为,并未能涉及到那个层面,更是因为意大利远远不再他们的掌控范围内,是以知之甚少。

    然而当封蜜某天知道savia家族真正的实权包括它在意大利的威望时,那已经是很久以后。

    白展辰给封蜜讲了一个故事,一个很久很久之前的故事,而且这个故事追溯的年月,可以追究到二十年以前——

    彼时,他们的父亲艾蒙,还是savia家族族长的第九子,也是最为宠爱的小儿子,而在艾蒙之上,则有四个姐姐跟四个哥哥。

    彼时离艾蒙父亲退位还有五年,然而savia家族的内斗已然趋于白热化,各种阴谋阳谋连番在家族内上演,而艾蒙起码被刺杀过四十次,其中好几次险些送了性命。

    原本,艾蒙并无意争继承人之位,然而因为父亲的喜爱,导致他的兄弟姐妹叔伯决心致他于死地。

    艾蒙无法,只能寻求盟友,而在那次来中国的路上,他被下属暗算,险些丧命于他乡。

    也许是天意让他命不该绝,艾蒙中了四枪,被砍了十几刀,等他有意识苏醒时,便发现他躺在一张床上,而一个女人,正在悉心照料他。

    这个女人,便是救下了艾蒙的白书瑶,化名为柳瑶。

    艾蒙伤势颇重,好在没有伤及根本,那四枪都在腿上及胳膊上,最重的那一枪距离心脏也不过厘米之差。

    白书瑶原本是为散心才租下了那栋老屋一个月,而为了方便照顾艾蒙,她又多租了三个月。

    原本,艾蒙对白书瑶存有防备之心,但三个月的朝夕相处,哪怕是钢铁,也总能被软化成水。

    许是年少情怀总是诗,在那栋古旧的老屋里,艾蒙与白书瑶互生了情愫,而后,他们就这样相爱了。

    这世间林林总总的爱情,大抵都抵不过一个‘情’字,有情饮水饱,说的便是如此。

    就如同初恋,它突如其来的来,像汹涌澎湃的潮水那般狂涌而来,它让你找不到方向,可又让你为其甘之如饴。爱上一个人,就好比每天揣着一只兔子,你激动又害怕,好像一颗心永远无处安放,总是悬在空中,上下不得,偏生,它如蛊如毒般,让你着迷后便就此上瘾,再难戒掉。

    在那栋老屋里,白书瑶忘却了她是白家长女的身份,而艾蒙亦是忘却了他身处家族斗争里,他暂时没法給与心爱的女孩一个家,起码对于当时的他而言,他不能。

    后来的故事,便如同所有故事的曲折转承那般.

    四个月后,艾蒙伤势痊愈,被心腹找到,他想抛却一切跟白书瑶在一起,就此留在中国,然而,他身上的责任不允许他如此任性,于是,艾蒙回到意大利,争夺继承人之位。

    他当时想着,结束意大利那边的事,就回中国找白书瑶.

    然而,艾蒙并未意料到的两件事是:第一,柳瑶只是一个假名,第二,白书瑶怀孕了。

    等艾蒙知晓白书瑶怀孕时,白书瑶已然在丁家村小诊所里生产,艾蒙携下属匆匆赶至,却只寻到被护士偷偷抱走准备去卖掉的白展辰,而白书瑶早已不见踪影。

    艾蒙心焦如焚,整整寻找了白书瑶三四天,然而意大利那边已然斗的如火如荼,于是,艾蒙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他抱着白展辰孤身回了意大利,同时派下属继续留在中国寻找柳瑶。

    直至一年后,艾蒙坐上继承人之位,结束家族事务,一切尘埃落定时,艾蒙回到中国继续寻找白书瑶,然而却发现国内并没有柳瑶这个人,他彻底失去了她。

    而据白展辰所说,这二十年来,艾蒙并未放弃寻找过柳瑶,而能找到她,算是意外之喜。

    白展辰的叙述并不完整,然而封蜜却可以猜到,当年母亲救下艾蒙并与之相恋,后来艾蒙突然消失未留下只字片语,然而这个时候母亲却发现自己怀孕了。

    在那个年代,但凡是普通人未婚怀孕都会遭人诟病,更遑论她是白家长女,她跟白家都丢不起那个脸。

    她舍不得打掉孩子,因为那是她跟艾蒙爱情的结晶,但她找不到艾蒙,而在这个时候,封华年出现了,他对母亲一见钟情,愿意为母亲善待她腹中的孩子,愿意视其如己出。

    母亲最终被封华年打动,并与之成婚。

    她担心她怀孕之事被人发现,便一个人偷偷跑去丁家村待产,在丁家村小诊所里偷偷生下了白展辰跟她。

    但是因为黑心护士的从中作梗,母亲并不知道她生的是龙凤胎,她只以为她生了她一个。

    而后,封华年赶到,接走了母亲跟她。

    而封华年前脚刚走,艾蒙后脚便赶到了,救下了被黑心护士抱走准备贩卖给人口贩子的白展辰,而艾蒙却生生的与母亲擦肩而过,并且此生都再难见上一面。

    想到母亲临终前缠绵病榻,握着她的手像是在透过她这张脸看另一张脸的模样,封蜜不由一阵悲从中来。

    她爱上一个男人,只花了短短四个月的时间,然而,她却赔上了她的一生一世,甚至于她在临终前,都未曾见到那个男人一面……

    封蜜想到她受的苦,想到她嫁给封华年后的第三年,她的郁郁寡欢,她的对镜垂泪,她偶尔透过那扇窗凝视着窗外的眼神,那般忧伤,她如花季般的生命,就在那个房间里,慢慢枯萎,直至死亡。

    这样爱一个人,值得吗?

    封蜜曾经常常问自己,在白书瑶去世后的年月里。

    或许是她永远也忘不掉,临终前她抓着她的手,那般用力的抓着,像是透过她这张脸再看另一个人的眼神,怕是……她这辈子都再难忘记。

    她一直都知道母亲心中有一个人,然而她从未听过那个人的故事,但现下听白展辰这般说,封蜜直觉可笑。

    如果当年,她的父亲曾经在权利与爱情间做出了选择,那么现下这般惺惺作态,又是为何?

    既然他当初做出了选择,那么现下,就不用再做选择了罢!

    “蜜蜜……”白展辰看着一桌之隔女孩那张沉静冷凝甚至于渐渐陌生的面孔,几乎是有些小心翼翼道:“父亲,父亲真的很想见你一面,如果可以,你——”

    “抱歉——”封蜜突然从对面快速起身,盯着白展辰,她的眼里有隐隐泪光在闪烁,“我不想知道,他是有多期待见到我,他这些年过得是有多么苦。我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当年,在权利跟我母亲之间,他选择了权利!”

    “既然如此,他便没有后悔的权利,他早已经做了选择,他有什么资格去后悔!?去讲述,他这些年寻找我们母女,是有多么艰难!?”

    “哈?说到艰难?他再苦,能有我的母亲苦吗?”

    盯着对面同样起身的白展辰,封蜜几乎是一字一句道:“我永远都忘不了,她在临终前拉着我的手的样子,她的眼里有那么多那么多的情绪,像是舍不得,又像是轻松于她终于可以解脱了!”

    “是啊,她终于可以解脱了,为了她跟他所谓男人的爱情结晶,她义无反顾的嫁给了一个她不爱的男人;她看着那个她所谓的丈夫渐渐晚归,她从别人口中听说她丈夫跟别的女人的故事,她该有多痛;她直到临终前都忘不了那个人,她是那样不甘的离开这个世界……然而,她用一辈子去爱的那个男人呢?他在哪!?”

    “回去告诉那个人——”

    “蜜蜜——”

    她在仓惶后退间撞翻了桌椅,未动过一口的咖啡杯倒了下来,黑咖啡混合着奶香淌了一整张桌面,顺着桌面淌到桌角……

    混乱一片中,服务生匆匆赶来,白展辰正想去抓她,便见到她那般仇恨的眼神,冰霜俏脸上满是厌恶。

    “就说,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他,劝他别做梦了,他的痛苦,远远及不上我母亲的十分之一!”

    “蜜蜜——”

    白展辰看着她快速跑了出去,途中甚至撞翻了服务生手中的托盘,不由气愤又恼怒的一拳狠狠砸在咖啡桌上。

    “咚——”

    盯着落地窗外,白展辰的眼中尽是懊恼痛楚。
盛世蜜婚 同类小说
喜羊羊与灰太狼之极域传奇
分类:武侠仙侠
简介:喜羊羊,沸羊羊,懒羊羊等众羊,一次意外之下他们都拥有不同羊生。 一次意外的邂逅,打开世界的大门。 屡次痛苦的战斗,探知六界的真相。 续写传奇,对决黑暗势力。...
倾城凤后娘娘别闹了
分类:武侠仙侠
简介:作为一个21世纪现代女柳夏离!本是圣母元君(西王母)的弟子九天玄女转世!穿到乱世,只为拯救苍生!    在记忆苏醒前,作...
盛世嫡妃
分类:武侠仙侠
简介:一纸诏书,一场赐婚。三无千金——无才无貌无德。废物王爷——毁容残疾重病。世人皆言:绝配!喜帕下——她浅笑吟吟,悠然自若。历经生死她只愿今生静好。喜堂上——他唇边...
大秦,扶苏的正确使用方式
分类:武侠仙侠
简介:一睁眼发现自己成为了始皇帝的长子扶苏。刚开始只想教训一下想弄死自己的几个贼,怎料到车开起来根本刹不住,一不下心便创建了让世界瑟瑟发抖的东方帝国。张良:陛下,反贼...
重生嫡女巧当家
分类:武侠仙侠
简介:鼎鼎大名的镇国将军府嫡女姬如欢,陛下亲封凤阳郡主,身份尊贵,本该受尽尊宠。可亲人都被她折腾的没了,未婚夫也成了仇人的夫君,信任之人利用她坐上了高位,却将她送去了...
三族通帝
分类:武侠仙侠
简介:世界不需要我去拯救,就算需要,我们也什么都做不了。三族鼎立,计划是完美的,不是所有生物都有生存的权力,资源不足,瓦尔的造物们本就漏洞百出,“陆计划,不是终结,而...